2_副本.jpg (78.3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前天 14:05 上传



     淫宴从夜间十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点48分结束,男人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和泄欲后的满足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一夜的时间,六个男人不断地*奸金玲,在她的阴道中射入了不止一碗精液。除了老黄,其他人都在她的阴道里喷射两次以上,特别是阿牛和健武这两个丑汉,以前他们也只嫖过陈燕一次,也是老黄带来的,听老黄说陈燕嫌他们太丑不再接他们,所以一直得不到发泄,难得今天有免费的淫穴让自己操,几乎把命都买给金玲的淫洞了,两个人都泄了四次,几乎站不起来。而金玲也最喜欢让这两个男人操,毕竟那两根巨大的阳具对于女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健伍给了她完全不同于周松操弄感觉的两次极致高潮,而阿牛也给了她关键的一生中首次的第三次高潮,这些都足以令金玲爱上这两个丑陋男人的性器。

  而金玲的敏感程度令在场的每个人都讶异,连陈燕都羡慕不已,先是每次射精都会使她高潮,而到后面射精的男人抽身,另一个男人插入时,她也会高潮。而且她的精力也好得吓人,经过十数次高潮的洗礼,虽然有好几次几乎昏死过去,却很快又醒转,而到凌晨时分,六个男都已筋疲力尽,手脚无力的时候,她除了眼眶有些黑之外,象是洗了个热水澡一样,散发着迷人的红晕,整个人也显得神清气爽。

  再说陈燕这些天每天都和四五个男人搞,纵欲过度而劳累,自己又有言在先,让男人们去玩金玲,而且她也打算着自己的逼是要赚钱的,岂能让这些丑陋男人白操了,所闲极无聊之下便也自然睡去。

  金玲送走男人们,关了门便在陈燕的身边睡下。两个少妇就这样赤裸着,下体狼籍地沉睡着。陈燕的下体已不再流出精液,而金玲的阴户却还在奇异地一张一合,精液也不断地从那道被操得红肿的阴道中流出……***

  两个人醒来时,已是近中午的时间了。

  两人对看了一眼,金玲羞怯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阴部,阴毛上的精夜已干枯了,结成了像头皮屑似的一层,此时的心情对于金玲来说是复杂而沉重的――她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她已成为一个淫乱的女人!而昨夜的快感已深印在自己的脑在,挥之不去,一个声音在说:给我快乐;另一个声音在说:你无耻!她之前没有发现性交是如此让人痴迷,就象别人吸毒一样,她已经上瘾了,还有更重要的――自己没有避孕!

  “我……”

  陈燕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怎么样,舒服吗?没关系,你在我这里不会有人知道的,再说你不是也说过,你老公喜欢你淫荡点吗!这不正合了他的心意。”

  “可是……”金玲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怕怀孕……”

  “这好办,我这里随时都有药的,放心吧。等一下子吃一颗就好了嘛。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其实呀,做妓就做妓,不是也挺舒服的嘛!”

  “你……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我……”金玲担心地道。

  “放心吧,我若告诉别人,不也等于是告诉别人我在做妓女吗?”

  金玲这才想通,甚为放心地笑了――但她没想到的事情是她自己有老公,而陈燕没老公!

  心情一放松,自然而然地相互取笑了起来。

  “瞧你昨天说要演给我看,最后倒成了我演给你看了,真是的!”金玲娇羞地低下头,用手托了托自己的胸部,那里还留着不知道是谁咬的牙印呢。

  “你还不是一样,要你把那个丑男人让给我,你还不肯!说你是骚穴痒了还不承认!”陈燕笑着反击,“怎么样,昨天舒服吧?”

  “嗯……”

  “多舒服?”

  “很舒服,从来不知道做爱会那么舒服的……”金玲眯起眼,回味着刻在脑中的强烈的快感。

  “你以前没有过高潮吗?”

  “有啊……但不象这么强烈……这么刺激……”金玲抱着胸,沉浸在昨夜疯狂的回味中。

  “你这小婊子,呵呵呵”陈燕淫笑着道,“我最多被五个男人*奸,你一来就抢了我的风头,真是的!看起来周松还真是有远见,说你适合当婊子。”

  “我是小婊子,你不就是大婊子了,嘻嘻”金玲也笑道。

  “是是是,我是大婊子,你是小婊子。行了吧!”陈燕甩手打了金玲的屁股一把又道,“那里痛吗?”

  “嗯,有一点”金玲轻抚着自己的阴户,竟然还在流淫液,娇笑不已。

  “我看那些男人都被你吸光了罢,到现在还在流!”

  “我看差不多,觉得下身涨涨的,不过挺舒服的。”金玲笑着道,“嘻嘻,我上一下卫生间。”

  说罢,金玲起身下床,没想到刚下床走两步,夸张的事情竟发生了――从她的阴道里流出好多淫液,有些还没化开,仍是白稠状的精液,象极了被扭开一半的水龙头,哗的流到地上,很快成了一滩,有些还是泡沫状的,又象是被倾倒的牛奶一样――一时间室内弥漫着一股精液的腥骚气味。

  “啊――哈哈哈……”陈燕惊笑起来,“怪不得你涨,那么多精液,呵呵”

  金玲也想不到一夜的时间竟没流完,自己躺的地方屁股下的床单早已湿透了,而自己的阴道里竟还装了这么多精液,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傻站着跟着窘笑。

  ***

  金玲在陈燕家里洗了个澡,便穿衣回去。

  到家时,金玲看了看仍在做梦的周松,从被子伸过手去摸周松的阴部,摸到了湿乎乎的裤衩,心里又不安而甜蜜起来。不安的是,自己的老公手淫而自己却在外面让男人*奸,甜蜜的是昨夜的精液洗礼令她整个觉得自己焕然一新。

  周松被她一摸,醒了过来,瞄了她一眼道:摸什么摸,没看过我自摸啊?去哪里了!

  金玲倒是没想到周松会问自己去哪里,呆了一呆,便大声道:“打麻将了呗,我能去哪里!”

  “又输了吧?”周松爱理不理地翻身下床。

  “要你管。”金玲心里想着一乐――赚了很多呢,不过都是精液罢了。

  其实周松的问话也不是白问,以前他从不问金玲去哪里,但今天他看到一些不同,所以随便问了一下――不是用看的,而是闻到的不同――金玲无论在家或出门都不喷香水的,自己买给她的香水都没用,怎么说也没有效果,今天她竟然有一股香味,而这种香味还夹杂着一种自己很熟悉的味道,对了――精液的味道,所以他就勉为一问罢。但他也知道问不出所以然。

  而当天金玲倒哪里也没有去,都留在家里。

  ***

  是夜,夫妻俩早早地睡下。

  经过近三个月的禁欲,周松虽有自摸,但仍不如操穴来得真实,所以也有些难奈,而且今早的香味到现在仍未消散,自己也想探个究竟,便动手摸去。

  金玲虽然昨夜已被男人们喂饱而心满意足心花怒放,但也觉得对不起周松,便也不阻止,自也伸手来握周松的阳具,她倒没想到自己身上被陈燕喷撒的香水经过昨夜汗水浇灌已部分被皮肤所吸收,而今晨的冲洗根本没办法完全洗去这香味。

  周松脱了金玲的内裤,一阵更为强烈的香水味道和精液的味道便扑鼻而来,再看着微肿的阴户,周松禁不住狂热地亲吻起金玲的阴户――此时的周松不断地浮现出妻子被男人奸淫的画面,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竟会是六个男人*奸金玲。金玲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穿绑,香水混和着精液再加上一夜的操穴,早已深入子宫,如何能冲散呢,若是仅有香水倒还没什么,若是那些*奸她的男人有戴套子也不会怎么样,但是没有――周松舔着金玲的阴户,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戳起来;而金玲此时的心里,也涌出异样的刺激情绪,早上还流着别人精液的阴户,正被自己的老公舔吻着,这种境象令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下意识地按着周松的脑袋揉起来……嘴里也传出周松从没听过的浪叫声……“哦……用力点……再深一些……哦……好……好舒服……噢噢噢……”

  周松在心里暗叫着婊子,但却兴奋得不得了,便提枪上马,“哧”的一声全根尽没――感情昨夜的精液仍有存留。周松感觉到妻子的阴道前所未有的温暖湿润,但也感觉到似乎更宽松了――他怎么也无法想象,一向保守的妻子会在一夜间和六个男人性交。

  “婊子,想被操了吗?”周松还是怯怯地道,但一手扶着阳具在金玲散发着淫味的肉洞口摩搓着似乎带给他无尽的勇气。

  “想……”金玲应和着道,其实此时周松的奸淫已无法满足淫欲之门已开的她,反而只会勾起她对昨夜性戏的幻想与痴迷,但她想补偿周松或说赎罪。

  “说,你是贱货,说点让我觉得兴奋的话吧,你知道我喜欢听什么话的。”周松认为金玲经过近三个月的禁欲也有些受不了,却不知道她只是为有迎合他。

  “嗯……我……”金玲一时之间还开不了口,虽然在那些陌生男人面前自己尊严尽失,任人奸淫,但在老公面前,她还是不太习惯。而且她也担心老公会不会因此离弃自己。

  “说啊!”周松红着眼使劲地摆动着下体狠狠地操着道。

  “嗯……哦……我想……我想当妓女……我喜欢被男人操……”金玲脑子里想着健武和阿牛的巨大阳具,接着哼哼着道,“我喜欢被丑男人操……谁都可以操我的贱逼……我是妓女……哦哦……我是妓女……”

  周松哪曾听过这样的话,几乎失控,幸而自己精验老到,马上停了抽送,转而舔起金玲的乳房,而这一舔倒让他看到了一个牙痕――他可以确定妻子一定和别的男人有一腿,他可不敢多想,哪知道金玲会一下子和六个男人有好几腿呢!

  “你这婊子,是不是跟别的男人操过?”周松是顶真地喘息着问。

  “是,我被好多男人操过……我喜欢被男人操……”金玲仍迎合着他,但也是实话实说。

  “几个男人?”周松接着轻微的动了起来。

  “六……六个……”金玲哼哼着道。

  “是什么人?”

  “不认识,是外地民工……哦哦哦……”

  周松是个聪明人,他心里有了底,自己心想着男人是有,但应该不会是六个――他也以为金玲是在迎合他。便一边奋力抽送起来一边问她那些男人是怎么操她的,金玲边回忆着被*奸的过程边讲出来,也把自己弄得兴奋得很――她还故意特别说明那些男人都把精液射在她的阴道里,而且射了好多――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周松也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她的洞里。

  周松趴在金玲身上休息了一下道:“对不起,你没高潮吧?”

  “不要紧的……”金玲感动得快要哭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公,而自己竟然做了对不起他的事,然而阴道里的麻痒感很快驱散了这种心情,使她不自觉地又想起那两根巨大的阳具,又幽幽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哎呀……”

  “什么,你说呀!”周松诚恳地道。

  “你真的希望我被别人操吗?”金玲羞怯地道。

  “我……”男人的淫欲一旦退却,任何事情都会变的,周松自己也无法保证不吃醋,而他此时也想知道金玲有什么密秘,“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想到你被别的男人操,我就觉得很兴奋。”

  “如果……我……我跟别的男人做爱……你还会爱我吗?”金玲盯着周松的眼睛,相知道答案。

  “只要你不爱上别人,我还是会跟你在一起的,我希望你幸福快乐,我也怕失去你!我不担心你和别的男人上床,但我不希望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这种事情!”

  “我爱你!”金玲抱着周松感动地道。

  之后,便是沉默,两人搂着睡着了。

  第五章 龟公,周松的春天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周松和金玲夫妻俩的生活更为协调了。因为金玲已不再排斥主动的挑逗和说说淫邪的语言了,每每在做爱的时候都会主动将那一夜的*奸盛宴述说得精彩异常,但她瘾去了陈燕这个主角,而是说自己遭遇抢劫之后被*奸,故事倒是编得挺完美的,*奸的细节更是不用说了,还加上一些幻想的台词――说那些男人要让自己为他们当性奴隶,当妓女为他们赚钱,而说到这里她总会问周松要不要让她当妓女;――说那些男人也象周松一样觉得她的逼太宽,每天要好多人来*奸她,才能让她满足,而说到这里金玲的眼里满是期待;――说那些男人要把她象垃圾一样的送给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操逼;――等等等等,而周松总也兴奋得直点头,甚至连下面的头也直点――射精完蛋,而现在他都是直接射进金玲的阴道中,金玲也不再强调要他戴套了――因为金玲自己已先有了预防措施,吃了避孕药,她也觉得这样即有真实感而且也不用每个月为了那么几天忙乎。

  金玲仍经常去陈燕家里串门,在金玲而言,与周松的性爱高潮根本就不再是高潮,而仅仅是前奏――虽然也都有高潮出现,但象一现的昙花,而与那一夜的那种不间断的充实快感与超强的刺激一比,根本是痒上加痒,所以她也着实期待着那种*奸淫宴再次发生,但却始终没再发生。而陈燕也好象忘了这回事似的绝口不提。

  偶尔金玲也会拉上周松一起去陈燕家。原本周松是不轻易去拜会金玲的朋友的,但陈燕也是熟人一个,而且之前金玲曾说过陈燕现在在当妓女,就象看看成什么样儿了,再说周松一直希望自己的老婆能够淫荡起来,虽然目前的情况大有改观,但距周松的目标还很远,所以周松也就去了,他想从中得到经验――如何让妻子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淫荡少妇,并在短期内实现自己的愿望――让妻子的淫洞被100个男人的阳具光临过。

  金玲却有自己的盘算,她想公开那一夜的事,但必须拉周松下水,所以她想籍着陈燕这个荡妇,一方面勾引自己的老公下水,一方面她可不敢明摆着去做妓女,她只能在陈燕的家里享受男人们的甘霖――此时的金玲已不是彼时的金玲,她已经是淫妇了,只是仍保持着矜持,因为她仍有耻辱感,仍觉得做妓是一件令人不堪的事!

  陈燕可知道金玲心里在想什么,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铁定了要金玲自己开口,这样子才能真正让金玲成为一个没有什么耻辱感的荡妇――这是她的目标,也是周松的目标。

  ***

  距一夜风流有两个月了,时间也到了八月份,学生们都已放了暑假,工作的人也忙着,天气也热着。

  八月十二日,晴。

  一大早,金玲便去了陈燕家里,昨夜和周松的性交已使她无法自制的需要外来的精元补充自己日渐空虚的淫户――周松兴奋过度,在她未高潮之前便射了,这种事情在这两个月里经常出现――以致于她无时无刻地想念着健武与阿牛他们。

  陈燕像往常一样的唠叨着股市里的起伏,仍不提及其它。

  提及股票,金玲灵感渐涌,便道:“最近有没有赚?”

  “赔呀,赔得很惨。幸亏我投得不多,你没看全国股市都是低迷吗!”陈燕平静地道。

  “没关系,嘻嘻,你的股票小赔,你的骚逼大赚,那还不是一样是赚吗!”金玲道。

  “你这小婊子!”陈燕笑了,心想你总算开口了,接着道,“也敢取笑我!你自己是不是也开始想男人了?”

  “是想了!”金玲大方地道。

  “我知道你想谁了!”陈燕得意地道。

  “那……我想谁了呢?”金玲心里嘀咕着。

  “那两个大吊的丑男人,对不对?”陈燕比划着伸出中指,往上顶了顶道。

  “才没有呢……”金玲被猜中了心事转而道,“最近有没有跟他们搞过?”

  “还说没有,一来就问他们!”陈燕忽然扑到金玲身上边扯着金玲的裤子边道,“我看看是不是又流水了,你这小婊子!”

  金玲也没有阻止,裤子一下子便被陈燕给脱到膝盖上,露出一件黑色的蕾丝边内裤――这是周松买给她的生日礼物,觉得穿着不舒服便很少穿,但自从混战之后,心里总希望能吸引男人的目光,虽然内裤男人们看不到,但也喜欢穿性感些的了。陈燕却象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叫起来:“哇,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呀,想勾引谁呀?嘻嘻嘻”

  “我能勾引谁啊,真是的,哪象你都不用穿内裤!”说着也扑向陈燕就掀起陈燕的裙子――果然没穿内裤。

  “我这是图方便,再说天气热得要命,穿着多不舒服!只有你,从没见你穿过裙子吧?这么热的天气,也不穿件裙子通通风!呵呵,不怕闷出问题来呀!”陈燕一语双关地道。

  “哎,对了,你那天拍的那些东西呢?”金玲忽然记起那天乱交时被拍摄过。

  “想看看吗?”陈燕淫笑着道,“你那天真的好淫荡哦,十足的婊子一个呀,过不了一段时间,我这大婊子的称号可得让给你了!”

  “大婊子,快点啦,人家急死了!”金玲觉得婊子这种称呼很刺激,以前她觉得很刺耳。

  “早就清除掉了,你还以为我能留着呀!”陈燕笑道,这倒是真的,凡有东西保存都是危险的事情。

  “真的吗?”

  “我还骗你干什么!这种东西是不能留着的,要是被偷或是偶然被人看到,那不是坏了!”陈燕道,“而且我自己也觉得挺对不起周松的……”

  金玲沉吟了一下道,“哎呀,你别这样子了啦,谁怪你了……而且……说不定周松还要感谢你呢……嘻嘻……”

  “为什么?”

  “因为……我和周松

  【完】

  【字节数:13001】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警告︰日本啊av影片在线播放(www.k5511.com)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